《君主论》

马基雅维利似乎已经成为阴谋诡计和阴险交杂的代名词,君主论中充满了对权力运作机制的理解和思考,读过一番依我看,找不我们民族这5000年来此起彼伏的权谋大戏,仅仅可以算是说出了部分实话。

摘抄

  • 人们实际上怎样生活于人们应当怎样生活之间有很大差距;如果一个人为了他应该做的而放弃了一般人实际所做的事,那么他就不是在保存自己,而是在毁灭自己。

  • 因为正如那些描绘风景的人一样,为了考察山岳的性质和高低的高度,就置身到平原,而为了考察平原便必须高举顶峰。同样的道理,要真正认识人民本质的人,需要站在君主的位置上,而真正认识君主本质的人则需要站在人民的位置上

  • 人们爱戴君主,取决于他们自己的医院;而感到恐惧,则取决于君主的意志。因此一位明智的君主应当以自己的一直为基础,而不是他人的意志为基础。

  • 迄今为止,统治人民的形式无外乎 共和国 和 君主国

  • 随着统治年代的久远,连续不断的变革以及造成变革的原因也会被遗忘,因为每次变革总是为下一次变革留下进行的条件

  • 时间总把一切东西推到跟前:它可能变成好事,同时也可能因此变成坏事;它可能变成坏事,同时又可能因此变成好事

  • 路易十二犯了这样五个错误:他消灭了一个弱小的国家;把另一个最强有力的国家引入意大利;不在那里驻节;不遣送移民到那里去

  • 人们绝不应当为避免一场战争而听任混乱的延续,因为战争是不能避免的,拖延时间只能对自己不利

  • 有史以来的君主国都是采取两种不同的统治方法:一种是由一位君主和一群臣仆统治,臣仆是承蒙君主的恩宠和许可,作为大臣辅助君主进行统治;另一种是由君主和诸侯统治,诸侯是由于古老的世袭并不是由于君主的恩宠而拥有统治地位

  • 当他们对以前的王国仍保有记忆的时,罗马人是无法轻松地占有这块地方的

  • 如果被征服的国家习惯于在它们以前的法律之下自由地生活,那么想要统治这种国家可以采取三种办法:一是把它们消灭掉,二是亲自驻节在那里,三是允许他们在以前的法律下生活,同时在那个国家里面扶植一个傀儡政府

  • 如果一些城市或者地区习惯于在君主统治下生活,而一旦君主的家族被消灭,那么,一方面它们已经习惯于服从,另一方面由于没有昔日的君主可以服从,因此它们既不能够统一意见在他们当中重新确立一个君主,同时又不知道在失去君主以后怎样自由地生活,因此,就不会轻易起来反抗,从而使一位君主能够轻而易举地获取它们。

    但是在共和国,就会产生一种顽强的生命力、刻骨的仇恨和深切的复仇心。他们怀念过去的自由,无法平静下来。因此,最好的办法只能是把他们消灭掉,或者亲自驻节在那里。

  • 人们经常在他人走过的路上行走,并且效仿他人的事迹,虽然这并不能保证他们能够完全沿着别人的道路走或者取得他们所效仿的人的成绩,然而一个明智的人总是沿着伟大人物所走过的道路走,向那些已经被公认为最卓越的人们学习

  • 明智的人们常常得出这样的结论:“世界上最弱和最不稳固的东西,莫过于不以自己的力量为基础的权力的声誉了。”自己的军队其实就是由你的臣民、市民或者你的属民组成的军队,而其他一切军队指的就是雇佣军或者援军

  • 指望一个武装了的人心甘情愿地服从那个没有武装的人,或者没有武装的人能够安安稳稳置身于已经武装起来的臣仆之中,这是不可思议的

  • 因为一个人如果在一切事情上都发誓以善良自持,那么,他定会遭到毁灭,因为他处身于许多不善良的人当中。所以,一个君主如要保持自己的地位,就必须知道不良的事情应该怎样去做,并且必须懂得根据情况的需要是否去做此事或者不去做此事。

  • 被人们认为慷慨自然是好事,可是,如果慷慨在做法上不能使你获得称赞,它就损害了你。

  • 君主在信任他人或者采取行动时必须慎重,但是,也不要杯弓蛇影、杞人忧天。他应当明察慎思,实行人道,有节制地做事,以免过分自信而流于轻率鲁莽,或者由于过分猜忌而猵狭不容他人。

  • 许多人懂得如何不犯错误,但不清楚如何矫正别人的错误。

  • 这个世界有两种斗争方法:一种是运用法律,一种是运用武力

◆ 第十八章 君主应该如何信守诺言

  • 当遵守信用会对自己不利的时候,或者原来使自己作出诺言的条件现在已不复存在的时候,一位英明的统治者绝不应该再去遵守信用。

  • 因为吸引盲目之人的总是外表和事物的结果,而这个世界里充满盲目之人。当多数人能够站稳脚跟时,少数人是没有活动余地的。

◆ 第十九章 怎样避免蔑视与憎恨

  • 一旦向一个不满之徒吐露你的意图,你就给了他一个满足他的方法,因为他很显然可以从中谋得各种好处

  • 认为,当人民对君主衷心拥护的时候,君主对于那些阴谋就无须顾虑重重;但是假如人民对他怀有敌意,充满怨恨的话,任何一件事,任何一个人都会令他心惊胆战

  • 另外,因为君主深知人民由于害怕贵族从而怨恨贵族,便设法让人民有安全感,但是,作为君主他又不想把这种事做得太明显,于是,为了避免自己由于偏袒人民而受到贵族的责难,同时为了避免自己由于偏袒贵族而受到人民的非议,他就建立作为第三者的裁判机关,这个裁判机关可以弹劾贵族,维护平民利益,同时又不需要国王承担责任

  • 君主必须把承担责任的事情让他人办理,而把施恩的事情交由自己掌管。我们还可以得出结论说:君主必须重视贵族,但同时不能因此使自己受到人民的怨恨。

  • 满足人民反而比满足军人更重要,因为现在人民比军人要更有力量

◆ 第二十章 堡垒以及君主们每日做的许多事情是否有益

  • 在一个新的国家里,一位新的君主通常需要整治军队。

  • 当敌人侵入这些地方的时候,那些内部分裂的城市就会立即丢失,那些较弱的党派总是投靠外国的军队,而其余的党派则无法立足。

  • 对于那些赢得新国家是依靠本地人的支持的君主,我必须提醒他要很好地考虑促使那些支持他的人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假如这不是出于对君主自然的好感,而只是因为他们对前政府不满意,那么新君主使他们继续成为自己的朋友就要很艰苦而且十分困难,因为要满足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

  • 如果以古代和近代的事例为借鉴,认真考虑这件事的原因,就会发现,要使那些对前政府感到满足而过去又是自己敌人的人们与自己成为朋友,比赢得那些由于对前政府不满因此成为自己的朋友并支持自己去征服它的人们更为容易!

  • 不要被人民憎恨是你最好的堡垒。

  • 即使你拥有堡垒也无法使你自己得到保护,一旦人民拿起了武器,外人就会帮助他们,这是必然的。

  • 我赞扬建筑堡垒的君主,同时也赞扬不建筑堡垒的君主,我责难那种认为可以依赖堡垒而毫不顾及人民的仇恨的君主。

◆ 第二十一章 君主应当如何为人才能受人尊敬

  • 除了伟大的事业和作出卓越的范例,世上没有任何事情能够使君主赢得人们崇高的尊敬。

  • 他常常在完成了一件大事后又计划另一件大事,通过这些大事使他的臣民始终心神不宁,同时又惊叹不已地关注着这些事情的结果。而他的这些行动都是一个接一个地实施的,在这一行动和另一行动之间没有一点空隙,使人们无法从容不迫地开展反对他的活动。

共和国勋章

  • 每当遇到任何人在社会生活中作出非同一般的事情,无论这些事情是好事还是坏事,他都会抓住机会在内政管理方面作出罕见的范例,选择人们必定非常重视的给予奖励或惩罚。这对君主是很有好处的

  • 每当遇到任何人在社会生活中作出非同一般的事情,无论这些事情是好事还是坏事,他都会抓住机会在内政管理方面作出罕见的范例,选择人们必定非常重视的给予奖励或惩罚。这对君主是很有好处的

  • 当一位君主是一个真正的朋友或真正的敌人时,就是说,假如他公开表示自己支持某一方而反对另一方的话,这位君主也会受到尊重。他这样做总是比保持中立更有利

  • 假如他与你不是朋友,他就会要求你保持中立;假如他是你的朋友,他就会要求你拿起武器公开表态。

v一个君主应当注意,正如上面说的,除非有此必要或出于迫不得已,否则决不能为了进攻别国而同一个比自己强大的国家结盟。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你获胜,你仍将成为强国的俘虏。

◆ 第二十二章 君主选用的大臣

  • 人们观察一位君主究竟是否有能力,可以通过观察他左右的人来发现,假如他左右的人是有能力而又忠诚的,人们就认为他是明智的,因为这证明他已经知道如何认识他们的能力并且使他们忠贞不渝。

  • 人的头脑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完全靠自己就能够理解,一类是能够理解别人所说明的事情,还有一类是自己既不能理解,对别人的说明也不能理解。这当中,第一类是最优秀的,第二类也属优秀,第三类则是无用的。

  • 假如你察觉该大臣想着自己超过为你着想,并且他在一切行动中谋求自己的利益,那么他就绝不是一个好大臣,你也绝不能信赖他

  • 与此同时,为了保证大臣对你忠贞不渝,君主也必须经常为大臣着想,尊重他,使他享有富贵,对你感恩戴德,让他分担职责,分享荣誉。使他知道假如没有君主,他就无法立足。因此,给他荣誉使他别无所求,给他财富使他不想得到更多,给他重任使他害怕被撤换。

◆ 第二十三章 如何才能避开谄媚的人

  • 除非人们知道对你讲真话不会得罪你,否则,要防止人们阿谀谄媚,就别无办法。但是,一旦大家敢于对你讲真话,他们对你的尊敬就会减少。

  • 明智的君主应该选择第三种方法,在他的国家里选拔一批有识之士,让他们单独享有对他讲真话的权利,但这也只限于他所询问的事情,而不包括其他任何事情。

  • 如果人们不这样做事的话,那么他不是被那些谄媚者所毁,就是由于想法多变导致变革不断,最终他也不被人敬重。

  • 于是便受到他周围的人们的反对,而他也很轻易就加以改变。结果,他今日决定做此事,第二天又变更。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或怎么做,并且对他的决定也不能够相信。

  • 对于他不愿意征询意见的那些事情,他应该做到使每一个人都没有勇气提出意见。但是,他又应该经常征询别人的意见,而且对于一切他征询意见的事情,必须是一位倾听真话的耐心聆听者。

  • 一位君主假如本人不明智的话,除非依靠运气,否则他就不可能获得好的忠告

  • 一切良好的忠言,不论它来自哪里,都必须产生于君主的贤明,而不是因为良好的忠言产生贤明的君主。

◆ 第二十四章 意大利的君主们失国的原因

  • 由于当前的事物总是比过去的事物更加吸引人们的注意力,所以,假如他们发现现在很好时,他们就会心满意足而别无它求

  • 他们在气候好的时候从不考虑可能会出现坏天气(在风和日丽的时候想不到暴风雨,这是人所共有的短处),有朝一日恶劣的气候降临时,他们想到的只是逃跑而不去考虑如何防御。

◆ 第二十五章 命运在人世中的力量和怎样对抗命运

  • 命运在人世中的力量和怎样对抗命运

  • 这种见解在我们这个时代似乎更加可信,因为过去及现在每天看到世事的重大变化都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料

写于15世纪的书中说世事每天都有重大变化真让人吃惊 原来变化的绝对值在历史的任一时刻都是非常大的

  • 这种见解在我们这个时代似乎更加可信,因为过去及现在每天看到世事的重大变化都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料

  • 命运只是我们行动的半个主宰,其余一半或者几乎一半是完全归我们自己支配的。

  • 假如一位君主的行为符合时代特征,他就会得心应手;同样,如果他的行为不符合时代特性,他就会不顺利。

  • 如果一个人能够随着时间和形势的发展而改变自己,那么命运就不会有变化。

  • 勇猛比小心谨慎要好,因为命运之神好比一个女子,你想要征服她,就必须打击她。人们会发现,她宁愿让迅猛行动的人们去征服她,而不愿惠顾那些冷冰冰毫无情感的人们。

◆ 第二十六章 希望意大利摆脱蛮族的统治

  • 对于必需战争的人们来说,战争就是正义的;当除了拿起武器以外就别无他望的时候,武器就是神圣的。

  • 上帝不会包办一切,这样就不会夺去我们的自由意志以及应该属于我们的一部分光荣。

  • 因此,要使一个新当权的人能获得巨大的荣誉,最好就是由他创立新的法律和制度。